Interview with Humanitarian Worker Jason Yip

紅十字國際委員會 (ICRC) 人道工作人員 – Jason Yip葉維昌

葉維昌是紅十字國際委員會的區域主管(大中華區、馬來西亞和新加坡),在其紅十字國際委員會的專業發展期間,葉曾在日內瓦總部與成員國進行合作以促進對話和資源調動,還曾以紅十字國際委員會的代表身份進駐巴勒斯坦,阿富汗和緬甸。他也負責制定和實施紅十字國際委員會在該領域的人道主義工作規劃。他還曾從事緊急救援工作,例如2008年四川地震和2015年安達曼海移民危機。葉在安全分析和與非國家軍事團體建立對話方面擁有豐富的經驗。

葉維昌先生現於紅十字國際委員會擔任區域主管(大中華區、馬來西亞和新加坡)

 “人道唔係講口號”

口頭說說的總比需要行動實踐的人道主義來得容易。很多人都覺得人道主義只與人道主義組織或其工作者有關,其實人道主義並沒有大家想得那麼的遙不可及。事實上,除了人道主義組織或工作者以外,我們每一個人都會在日常生活中實踐到人道主義的。

「很多人都認為人道工作最重要的是要有同情心,但其實只有同情心是不夠的,其他實戰的技巧例如商業管理,危機及戰略管理等等常被大眾所忽略。如果香港的人道工作想更上一層樓,只靠不斷的籌款是不夠的,我們需要更多有相關經驗的工作者去分享他們的經驗。」葉還補充:「只強調我們達成了甚麼指標是不夠的,那個完成的過程也是同樣的重要,例如在這個項目中我們如何和當地人建立了友誼關係,如何成功地平衡了各方利益與衝突等等。」

 

人道工作是一個專業行業

「香港人通常不重視人道工作,不僅僅是『外行人』,也包括那些在這個行業工作的人。我們需要令公眾明白,人道工作也是一個專業行業,並讓大眾了解我們的特別之處以及定位,而不僅僅是給我們增加一個光環。」葉肯定地說。

「在其他國家,人道工作是一個非常專業和發達的領域,有著明確的職業路徑。而在香港,很多人認為這種工作通常是自願性質,只需有同情心就足夠了。他們總是覺得在非政府機構這樣的組織工作是一種妥協,需要他們『放棄』自己原本的高薪厚職。與此同時,在海外則是一個完全不同的故事,人們通常工作了幾年累積了足夠經驗才會進入非政府機構工作。我們需要在香港發展更好的職業選擇和相關培訓,以吸引更多有才之士投身於這個領域。」葉甚至希望有一天當香港擁有更多的資源和發展,我們可以自己推出一些關於人道主義的創新計劃,例如最近興起的人道債卷。

必須強調的是,人道工作不應只局限於醫療專業人員如醫生、護士和藥劑師等等。「在紅十字國際委員會中,我們甚至有一個部門專門研究動物、植物和生物學,以便在戰後進行重新種植和替動物進行疫苗接種。我們的同事也會來自不同的背景,例如有專門從事農業、文科和歷史的同事。執行國際人道主義法律其實需要不同的專家協助,例如在未來如何可以有效地控制人工智能武器等等,這些工作沒有可能僅由醫療專業人員去完成。」

 

戰爭和衝突 – 不斷變化的挑戰

葉認為下一代的戰爭將會是多個利益相關者之間零散的衝突,而不是傳統形式的國與國之間的衝突。 「我們永遠不知道什麼時候戰爭會結束,互相攻擊的敵人明天可能會成為朋友。與此同時,限制各國行為的國際法可能會由於戰爭分散化而變得越來越難以應用。當戰爭不再是暫時性的,而是一個連續不斷的模式時,人道主義和戰後發展工作之間的界線將會變得更加模糊。利益相關者希望最大化他們的利益,而戰爭便是他們賺錢的方式;這導致了長期模式的戰爭,我們需要考慮人道主義是否需要一種新模式來迎接這種連綿不斷的戰爭模式。」

 

與當地同事合作,互相學習

進入發展中國家進行人道工作的同事通常來自發達國家,我們與當地工作人員的關係應該是怎樣的? 「有一次,我和一些當地男性同事一起進行實地考察,我們在房間內換衣服,我很驚訝他們每個人的身上都至少有一道子彈傷痕;這使我不停反思,與他們相比,儘管我們可能受過更好的教育,但他們經歷過一些我們從沒有過的生死境況,我們能否總是認為我們比他們更優秀?」

此外,葉提到,非當地工作人員總是會有休息時間或任務結束的時候,但對當地工作人員而言,他們同時有著受害者和援助工作者的身分,這是他們終生的使命及工作,不會有完結的一天。葉亦提到當地工作人員在處理緊急情況方面非常有經驗。葉回憶說:「有一次我們遭到催淚彈襲擊,當地工作人員在襲擊期間讓我躲在不同的地方。對於非當地工作人員來說,這種技能和經驗我們幾乎是不可能擁有的。」葉認為當地和非當地員工應該互相保護,合作和支持,沒有一方能自己獨力完成所有的工作。

薪火相傳

葉希望10年後亞洲人在人道工作中的地位能夠得到提升,並能擔當更大的職責。「我希望未來將會有更多的香港青少年接手我在紅十字國際委員會的工作;這也是為什麼我已經開始嘗試招聘本地大學生到紅十字國際委員會總部實習的原因,我希望能鼓勵更多的年輕人去了解這個領域。」

作為一個本地的人道主義推動機構,我們期望香港有更多機會讓醫療和非醫療專業人士參與國際人道事務。

葉維昌先生(左)與醫護行者主席范寧醫生(右)

文稿整理:Cheng Wai Chung

發表回覆

你的電郵地址並不會被公開。 必要欄位標記為 *